信誓旦旦的500亿目标只完成20%, 为什么物联网发展没想象中快?

2020-06-15 09:31:39
彭昭
文章摘要: 最快做出预测调整的是思科,将2020年的联网设备数量修改为110亿台,并且预测其年度复合增长率为19%。当初预测的500亿台联网设备目标,有可能推迟到2030年实现。这比最初的估算晚了10年。

最近看到一个问题,提问者说:

《必然》一书里面有个金句:“未来已经来临,只是尚未流行”。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无人驾驶、3D打印等新技术不绝于耳。但是几年过去了,似乎只有移动支付在不断发展,改变我们的生活。再往前推20到30年,上小学的时候,我对现在生活的畅想是,太阳系以内的旅行是家常便饭…人类科技的发展为什么比想象中慢?

映射到物联网,你也许会有类似的疑问:

早在10年前,爱立信、IBM、思科、Gartner等公司纷纷立下flag,他们普遍预测到2020年,全球将有500亿台联网设备,创造一个巨大的物联网市场。然而事实呢?当时间真的来到2020年,即使到今年年底,我们能够实现的也只有这个目标的20%。

最快做出预测调整的是思科,将2020年的联网设备数量修改为110亿台,并且预测其年度复合增长率为19%。当初预测的500亿台联网设备目标,有可能推迟到2030年实现。这比最初的估算晚了10年。

我们都曾经对未来充满憧憬,然而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我们没有达到这个预期目标呢?

最近我读到一本书,专门回答了这个问题,书中还分析了物联网的常见误区。

这本书的名字就叫《物联网的误区》,The internet of things myth。作者有两位,马特·哈顿和威廉·韦伯。

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位作者。

马特是一位资深的物联网行业分析师。他曾是Machina Research的创始人兼CEO,Machina在物联网领域相当有名,出版了大量的市场研究报告,后来这家研究机构被Gartner收购。现在马特又创立了一家新的市场研究机构,名为Transforma Insights。

威廉是物联网领域的技术与战略发展独立顾问。他曾是IET英国工程技术学会的主席,还曾担任过Weightless SIG的首席执行官,以及Neul公司的创始董事。Weightless是低功耗广域网的无线连接规范,专为物联网而设计,和我们熟知的NB-IoT、LoRa类似。Weightless特别兴趣小组(SIG)是一个非盈利的全球标准组织,负责协调Weightless标准的相关工作。Neul在2014年被华为以2500万美元收购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正是这次收购决定了NB-IoT在中国的未来。威廉同时也是多本物联网领域畅销书的作者,代表性的著作包括《5G的误区》。

他们用一本书分析了“物联网的发展为什么比想象中慢?”这个问题,并且认为如果人工智能、自动驾驶和5G按照现在的模式继续发展,同样会走入误区。

因此这篇文章我们来呈现他们的核心观点:

未来物联网通信的隐藏之门在哪里?

为什么高增长和规模性的故事脚本不适合物联网?

为什么说“小处着手”、“小步快跑”都是伪命题?

01、开启未来通信的隐藏之门

回想2010年左右,物联网拥有完美的开局。

那时,物联网描述了一个美好的愿景,世界上的各种硬件具备智能并且全部实现了互联。两位作者认为,如果在这个愿景的实现过程中,不存在任何摩擦,2020年全球有500亿台设备联网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。但是现实是,我们有意无意的创造了很多阻力。

显而易见的阻力来自不同的通信协议。

以低功耗广域网为例,该领域存在LoRa、Sigfox、Weightless、RPMA等不同技术与协议,以及运营商们正在推进的NB-IoT。各种技术并没有融合的迹象。

在室内和个人通信领域,IEEE 802.15.4、Wi-Fi和蓝牙等技术,已经按照可靠性、通信距离和带宽等能力,圈定了自己的优势范围。如果走出室内,在物联网的广域通信领域,充斥着各种标准,大多数并不完美,远未达到普及。

这种局面很像移动通信的1G时代。

1G通信技术,可谓开天辟地,各路大神纷纷登场,百家争鸣,通信标准自然也是五花八门。NMT曾在北欧国家、瑞士、荷兰、东欧及俄罗斯使用,AMPS曾在美国及澳洲等地使用,TACS曾经在英国使用,C-450曾在德国、葡萄牙及南非等地使用。除此之外,还有法国的Radiocom 2000、意大利的RTMI、日本的TZ-801等。

这些技术作为曾经的先驱,值得我们尊敬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竞争,各家运营商终于都意识到,这样混乱的局面行不通,通信还是需要遵守相同的标准,彼此互通对大家都有利,成本也最低。基于这样的共识,他们联合起来形成了电信标准化协会,并且将通信协议逐步统一。

连接性是物联网得以实现的前提,没有设备之间的联接,物联网无从谈起。而在物联网领域,统一的通信标准目前还未出现。

当然,痛点就意味着机遇。如今已经有公司观察到这方面的机会,开始进行努力。比如欧洲多家运营商之间达成的NB-IoT漫游协议,比如亚马逊推出的Sidewallk,都有可能推开物联网未来统一通信的隐藏之门。

这本书从标准统一开始切入,虽然感觉有点儿老生常谈,但这个问题确实是“房间里的大象”,不容忽视。

越来越多关于物联网统一标准的思考开始出现。从长期视角来看,一旦这扇隐藏之门被开启,物联网所引发的深层变革才将被点燃。

02、物联网软硬件的范式转变

另一个明显的误区是,现有适用于互联网和软件的估值评判体系并不适用于物联网。

上图是物联网领域典型并购中,收购价格对应每年销售额的价值乘数。图中显示的一个明显趋势是,硬件公司在并购过程中的价值乘数明显低于软件公司。

在互联网和软件领域,惯常喜欢讲的故事往往是高增长和规模性。想要让资本市场满意,这个故事被不断的强化,逐渐被被奉为“金科玉律”。在物联网领域,这个故事很难延续。就连“软件正在吞噬世界”,曾经说出这句经典言论的硅谷知名投资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,最近也意识到了硬件的重要性。

《物联网的误区》一书中认为,物联网用户真正需要的是千人千面的定制化服务,其中软件、硬件、系统集成和服务都是必要环节,物联网初创企业的价值评价并不能单纯的照搬软件和硬件估值,而是需要建立一种新的范式。

首先,软件公司的高估值由幸存者偏差造就。一般软件公司的估值可以达到其收入规模的15-20倍,这一价值乘数具有迷惑性,导致很多初创企业更愿意从软件着手,搭建自己的产品和商业模式。

但是,在这个价值乘数的背后,常常被人忽略的事实是——软件也是一个极易失败的赛道,无数家初创企业并没有看到黎明便倒在了黑暗之中。实际情况往往是,虽然模块生产商、硬件设备制造商的价值乘数不高,但硬件企业的生存率明显高于软件企业。

其次,即便是软件公司,在物联网领域并不具备规模优势。我们过去认为,物联网或许可以像互联网那样,从满足一部分客户的需求入手,然后再横向扩展到相似的客户,创造出规模效益,但很多事实证明此路难通。

物联网领域的客户需求各具特色,要找到两片一模一样的“树叶”,太难了。曾经有篇文章《To B的世界,并没有那么美好》也提到过这个问题。以SaaS型软件公司为例,假设一个SaaS公司每年新单收入是1000万,第二年的续订率是80%,而第三年的续订率则是90%。因为已经续过一次费的企业绝大部分会再续费,这个发展逻辑岂不完美?

然而,数据表明,中国的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1.5年,这意味着很多企业即便有续订的意愿也会流失掉。即便没有流失,客户企业真的做好了、做大了,随之而来的是客户有了自建IT能力的意愿。花点儿钱做一套替代SaaS的定制开发系统,就成为很多企业的选择。

最后,盯着价值乘数并没有意义,真正的意义源于创造价值。上面这幅图引自IEEE,是一幅非常经典的物联网价值链分布图。每家企业都希望游走于最“肥沃”的环节中,然而谈何容易?处于每个环节的公司,所对应的技术能力、人员素质,乃至企业文化都有天壤之别,很难沿着上下游形成自然扩展。

最佳的策略是不要贪图大市场,不要对标过去的独角兽,聚焦在某个领域,甚至专注于某类场景,创造新的范式,才有可能实现价值的最大化。

03、不存在小步快跑的可能性

有些企业可能会想,先小步快跑的尝试一些PoC(Proof of Concept,概念验证型)物联网项目,成功之后再做复制。《物联网的误区》书中认为,有这种想法的企业一般都会掉入PoC陷阱。

PoC是过去实施IT系统的典型思路,但这种小步快跑的模式不适合物联网。小步快跑的结局一般是不停的做PoC,一个接着一个的苦苦挣扎。当然客户可以把问题归咎于供应商,但实际上使用方需要承担更多责任。

物联网项目实施,需要的是大胆布局和高层重视。

小步快跑这种思维模式的问题在于,使用方并没有充分考虑物联网对于商业模式、公司运营和组织架构的影响。而无论是模式、运营还是组织的变化,都比技术引进更具有挑战性,也更加耗时。

浅尝辄止的PoC,很难引发这些深层次的变化。

仔细分析由物联网项目引发的变化,可以拆解为7个方面:

操作流程:除非某些环节出了错,否则物联网项目至少会创建某种新流程。

业务模型:在某些情况下,物联网带来了对现有流程的简单精简。在更多的情况下,物联网完全改变了业务模型及其运作方式。

公司金融:新的商业模式通常意味着不断变化的收入来源和付款机制。

人员素质:组织内部的人员必须学会使用新技术。

合作伙伴:大多数组织正在经历一个以技术平台为核心的过程,合作伙伴的关系和类型,同步也在不断变化。

智能系统:毫无疑问,新的物联网系统功能引入了新的模块,包括设备管理、数据分析等。这些新的功能块需要与原有系统集成。

企业文化:组织内部也可能需要更改企业文化。

你一定体验过武装了最新型的IT系统,但是仍旧按照传统流程工作的银行柜员、酒店接待或者电信营业厅服务员,排队的人群有增无减。新技术并不一定总会带来效率的提升。

如果按照原有模式实施,物联网项目也有可能仍旧是“穿新鞋走老路”。

04、疫情只会造成暂时性影响

书中的作者使用自己的方法论和数据库,对物联网的市场预测进行了修正。他们分析了54个垂直行业,196个国家和地区的169种不同应用场景。

根据作者的分析,到2030年全球将有240亿台联网设备,并对应1.5万亿美元的物联网市场规模。在整个预测期内,WiFi、蓝牙和IEEE 802.15.4之类的短程技术将占主导地位,支撑3/4的设备连接。到2030年,以蜂窝网络为主导的公共网络,将从12亿连接增长到47亿,市场份额将从16%增长到20%。全球市场平均分为四个部分:中国(26%),北美(24%),欧洲(23%)和世界其他地区(27%)。

虽然2030年的预测联网设备数量有所调整,但是势不可挡,物联网仍将撬动很大的市场机遇,复合年增长率(CAGR)预计为11%。服务性费用将占物联网支出的66%,其余的物联网支出涵盖专用物联网硬件设备、模块和网关等。

同时,该书的作者认为,COVID-19的大流行只会对物联网造成短期的暂时性影响,长期趋势不会变化。

----写在最后----

《物联网的误区》就这么看完了,合上这本书,联想到一个词:换梯术。

换梯术是指在一个领域成功积累势能,迅速借势转移到另外一个领域取得新式成就。

话说有人研究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美国总统的平均就职年龄是55岁,而国会议员任职的平均年龄是62岁。同样是搞政治的,进入国会当议员通常被视为通向总统之路的第一步。但为什么总统会比议员年轻?

分析发现,在已经就任的43位总统中,其中只有3位一级不落地经历了所有四级联邦公职选举,而超过一半的总统根本就没有当过国会议员。他们很多是通过“换梯术”成功的。一直在做联邦公职的,这就像登梯,一阶阶往上爬,反而不容易爬到总统这个最高阶梯上;而那些原来在其他领域取得非凡成就、然后参选美国总统的,“换梯”成功率反而很高,往往容易实现目标。

审视物联网的未来,我们可能不太需要一种延续,而是一次“换梯”。

如果继续沿用IT系统的发展模式,或者沿着过去10年的物联网之路继续行驶,2030年可能等来的只是另一本新的《物联网的误区》。

过去我们都习惯一步一个脚印,但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,是时候考虑一种新的成长模式了。

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-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| 责编:莎莉
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!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评论